发新帖

海洋之神糖果派对

2020-12-01 12:08:32 252

海洋之神糖果派对有句很俗的话,海洋没有什么是买不到的。我很认同。人心,海洋人的情感都是可以买到的,只不过这买不是用金钱,而是用诚意。你想得到什么,就得以什么去换取。想获得仁人智士的誓死效忠,就要用同等甚至更多的信任理解去换取。

海洋之神糖果派对

海洋之神糖果派对《氓》第三章“比而兴也”,糖果第四章“兴也”,糖果也就是说这两章以抒情为主。诗中皆以桑树起兴,从诗人的年轻貌美写到体衰色减,同时揭示了男子对她从热爱到厌弃的经过。“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以桑叶之润泽有光 ,比喻女子的容颜亮丽。“桑之落矣,其黄而陨”,以桑叶的枯黄飘落,比喻女子的憔悴和被弃。“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则以“戒鸠无食桑葚以兴下句戒女无与士耽也”。(《诗集传》)《诗经》的好处在于往往言人所不到,派对发人新见。我们多习惯以鸠毒比如爱情,派对把痴情不悔说成是含笑饮鸠酒。而《诗经》里则以桑葚比喻爱情。桑葚是甜的,斑鸠吃多了容易醉醉;爱情是美好的,人太迷恋则易上当受骗。至于后面那几句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男人沉溺于爱情犹可解脱。女子一旦堕入爱河,则无法挣离。这几句话,我一直认为是男女纠缠的至理明言,甚至还是我对《氓》印象深刻的关键原因 。

可见这女子受害之深,海洋不是血泪的教训,也说不出这样警辟的道理来。

从桑叶青青到桑叶黄落,糖果不仅说明了女子年龄增长,糖果容颜由盛到衰 ,更暗示了时光的推移。“自我徂尔,三岁食贫”,一般以为女子嫁过去三年,但另有一种解释:“三岁,多年。按‘三’是虚数,言其多,不是实指三年。”不管是哪种解释,女人都不可能老掉牙,实际上是说女子嫁过去好几年,为男人忙得心力憔悴,未老先衰,所以色衰爱弛。夫妻关系渐渐不和,终至破裂。女子不得已又坐着车子,渡过淇水,回到娘家。她反覆考虑,自己并无一点差错,而是那个男子“二三其德” 。在这里女子以反省的口气回顾了婚后的生活,找寻被遗弃的原因,结果得到了一条教训:在以男子为中心的社会里,只有痴心女子负心汉 !诗的第五章用赋的手法叙述被弃前后的处境,派对前六句承上章“自我徂尔,派对三岁食贫”,补叙多年为妇的苦楚,她起早睡晚,辛勤劳作,由于她的辛苦操持 ,使得男子再无后顾之忧,可以安心在外做事 。可惜,“贵易友,富易妻”,日子富有了丈夫便饱暖思淫欲,开始喜新厌旧,变得暴戾冷酷。“言既遂矣,至于暴矣。”这个“暴”字可使人想像到丈夫的狰狞面目,以及女主人公被虐待的情景。

后四句写她回到娘家以后受到兄弟们的耻笑。《诗集传》释此段云 :海洋“盖淫奔从人 ,海洋不为兄弟所齿 ,故其见弃而归,亦不为兄弟所恤,理固有必然者,亦何所归咎哉,但自痛悼而已。”朱熹说女主人公“淫奔”,是道学家的古板气息,我们可以嗤之以鼻;但其他的话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她当时所受到的精神压力和由此而产生的内心矛盾。《氓》中女子的遭遇,糖果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社会普遍存在的情与礼的矛盾,糖果以及夫权对女子的压迫。古礼认为女子嫁人 ,须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果“不待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 ,钻穴隙相窥,踰墙相从,则父母国人皆贱之”。(《孟子·滕文公》下)这位女子开始时是在集市上与一平民一见钟情、私订终身的,后来又乘垝垣相望,显然与礼有悖 ,终遭丈夫的休弃,受尽兄弟讥讽。她对爱情的热烈追求与礼教产生直接的冲突,最终导致了自己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

白居易诗里的女子也一样。她跟随男子到了夫家,派对以为是找到依靠,派对追寻了自己要的幸福,不料却因为是私奔而为人所不耻。她的公公婆婆轻贱她:“聘则为妻奔是妾”,说的够直白,够伤人。甚至说她不配主持祭祀,给祖宗献祭,因为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子祖宗不会喜欢,我们家也不承认有这样的媳妇。可就是这样,那女子受尽委屈,却没有胆气说什么,一直在忍 ,直到忍无可忍。原因正在于,她离了这男子就没有生存的地方和能力——“终知君家不可住,其奈出门无去处。岂无父母在高堂?亦有亲情满故乡 。潜来更不通消息,今日悲羞归不得 。”为礼教所缚,海洋一旦离了男子,海洋便是千夫所指,无疾而死 。所以即使这男人再不中用,有了他在人前也好像有了块遮羞布——你毕竟是个有人要的女人,而不是没人要的人。亦是因为如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那时的女子宁愿守着一个男人一辈子当怨妇,也不愿被休下堂当弃妇,而且一旦被休就好像性命攸关的大事那样。

海洋之神糖果派对糖果——高山亦要有流水来应和。www/xiaoshuotxt.n et[t.xt小,派对说[天堂}

最新回复 (2)
2020-12-01 14:41
引用1
www、xiaoshuotxt.nett xt ~小 说天,堂
2020-12-01 14:19
引用2
如单以作诗的时间而论,她的爱国诗作《载驰》要比屈原的《离骚》早三百几十年。《国风》里有不少歌咏妇女的诗,也可能有不少为妇女自己所作。但一直到现在,可确认女作者姓名的诗,许穆夫人所赋的《载驰》是唯一的一篇。
2020-12-01 13:01
引用3
诗中的她却没有办法。他回不来,她就得咬紧牙关,苦苦支撑。总不能一家老少坐等着饿死啊!人的耐力都是被逼出来的,走投无路时,人人都可以是花木兰。不过他归期杳杳,吉凶莫测,她始终心神不宁,只有去求占问卜了。“卜筮偕止”即又卜又筮。卜是用甲骨占卜吉凶,筮是指用蓍草占卜吉凶。古代占卜的习惯是,大事先筮后卜,小事只卜不筮或只筮不卜。她则是又筮又卜,可见紧张慎重。
返回
发新帖
376082
主题数
7686
帖子数
29709
用户数
376082
在线
13
友情链接: